1. 創業頭條
  2. 創業故事
  3. 正文

美圖不“美”,欣鴻何“鴻”

 2018-10-23 13:18  來源:獵云網  我來投稿

  項目招商年終回饋 入駐既享多重推廣福利

【獵云網(微信號:ilieyun)】10月23日報道(文/王明雅)

泉州自古重商,唐天寶年間,詩人包何形容其“云山百越路,市井十洲人”,講的是外籍商人云集的壯觀景象。

1970年,蔡文勝生于斯,后二十余年長于斯。

蔡出生的十一年后,吳欣鴻也生在本地一個商賈之家,父親有工廠,幼時不愁吃穿用度。

泉州屬福建,福建本是生意場上一大地域幫派“閩商”據地。自泉州向內陸方向走些,有城“龍巖”,近些年在外埠享譽了互聯網界“龍巖幫”的美名,因美團王興,字節跳動張一鳴,雪球方三文都是這里的人物。

蔡、吳二人盡管都歸于今日互聯網生意場內“閩商”派別,走的卻是與“龍巖幫”全然不同的路子,王興保送清華,張一鳴北上南開,方三文考取北大中文系,都是“精英本英”在打拼江山。

2016年,成立8年的美圖公司在港交所敲鐘上市,董事長蔡文勝一度在學歷證明上犯了難。“本來我戶口本寫的是高中,非要我去開證明,開不到,我就寫小學畢業,港交所也說不行,也要有小學證明,之后找到了我的初中老師,才開出了初中畢業。”蔡高中未畢業,他半途輟學,靠在街上擺攤售賣小商品便月入幾千。2000年初接觸互聯網,涉足域名投資,次年凈入百萬。

創始人吳欣鴻回憶起讀書時,也說自己是“學渣”。初中時,家中父親生意失敗,他高中讀了一半,心就跑到倒騰域名上去了。后來,“學渣本渣”高中靠做生意賺了30萬,還反哺幫扶了家里不少。

1

泉州人多禮佛,《泉州府志》載:“泉當宋初,山川社稷不能具壇,而寺觀之存者凡千百數。”朱熹講學泉州時,也留下句“此地古稱佛國,滿街都是圣人”,如今,它被做成木制的楹聯,掛在了泉州大開元寺天王殿前。

每月廿六,為開元寺“勤佛日”。八月廿六恰逢今秋國慶長假,愈發熱鬧。

迄今,蔡文勝與吳欣鴻還常常結伴去拜見活佛。甘孜州扎嘎寺的加措活佛在美拍上開設了賬號,關注列表里有三人,前兩位便是蔡文勝、吳欣鴻。吳欣鴻讀活佛的書《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》,活佛告訴吳欣鴻,美圖做的是“真善美”的事業,讓他堅持做下去。

吳欣鴻的認知中,“反美圖”的產品是負能量的存在,他并不喜歡。褪掉女孩子照片中的美顏修飾,就是“把你整丑”。“我們的產品就是讓大家更美、更自信,”他認真地說:“自拍和自信是劃等號的”。

吳欣鴻_meitu_2.jpg

2017年初,美圖旗下產品美圖秀秀的“人像手繪”風刮到了ins上,一位金發碧眼的外國友人感慨:“Meitu is making people feel like their actural selves(美圖讓我看到了內心真正的自己)。”

坐鎮北京的“閩商”王興看到后,狠狠地感嘆了一句:這文案水平真是高!

2

年輕人愛廈門“文藝”,是拍照圣地,吳欣鴻愛廈門“偏安一隅”,遠離京滬深。

如今,美圖公司早已成為當地的頭部互聯網科技企業。2016年12月,擔著“流血上市”的質疑聲,美圖于港交所成功敲鐘上市,隨后風光四個月,公司股價從發行價8.5港元飆至23元,市值接近千億。

吳欣鴻一度不想接下廈門互聯網企業巨頭的帽子,因“內心很忐忑”。他的焦慮不無道理,高處不勝寒,市值達到頂峰的那一刻,美圖便開啟了一路下跌模式,直至今日也再無巔峰榮光。

上個月,美圖發布2018年中期業績報告,營收出現下滑。數據顯示,截至6月30日,美圖公司上半年營收20.52億元,較去年同期21.8億元減少5.9%。其中硬件業務縮窄為主要原因,上半年美圖系列手機出貨53.33萬臺,較于去年同期的84.71萬臺下降超37%,智能硬件收入14.8億元,下降23.4%。

更重要的是,美圖依賴的三大產品活躍用戶數出現了大幅下跌。其中,美圖秀秀月活1.16億,下滑1.2%;美顏相機月活9075萬人,跌幅6.2%。影響最為明顯的則為美拍,抖音、快手等產品的持續發力和沖擊,引發今年短視頻行業的新一輪攻防戰,美拍月活用戶數僅為4277萬人,較去年同期下跌56.4%。這之前,美圖總月活數已連續兩年出現下降趨勢。2017年的4.15較去年跌幅達7.6%,2018年為3.50億人,較2017年則下降15.9%。

壓力大時,吳欣鴻說自己會“半夜睡不好覺”,因“想的事情多就不容易睡著”,常習慣一片一片褪黑素服下去。

3

飛魚科技創始人姚劍軍曾喚吳欣鴻“吳萌”,說的是吳欣鴻的長相,一張娃娃臉。娛樂圈好把郭德綱與林志穎放在一起比較,吳欣鴻也算得上互聯網圈里的“凍齡人”。“吳萌”30歲的時候被稱像20歲,近40歲又被稱像30歲。

從這一點上說,創始人與公司產品達到前所未有的“一致性”。

姚劍軍與吳欣鴻也是有著近20年交情的泉州老鄉,姚劍軍的老家泉州永春,至今還有“炸佛”的習俗。2000年初,吳欣鴻、蔡文勝因域名買賣結緣,姚劍軍也早已關注到這個靠域名生意知名的年輕人。后來,姚、吳等人一起創業做互聯網,靠的是吳手上的520.com域名做社交。

這個從一個老外手中好不容易置換過來的域名,因“5201314”這句90后熟知的網絡用語,便被吳欣鴻賦予了交友的意義。2003年,520.com項目正式啟動,吳希望用付費會員交換線上好友聯系方式的模式搞營收,但兩年時間過去,付費會員僅幾十萬,“且大多數還是僅僅付費一個月就沒再付費的會員”。姚劍軍試圖規勸吳轉型,只是后者并未理會,之后姚劍軍獨立創業。

吳欣鴻不止一次被形容“悶騷”,這個詞也被他“蓋章”認證過,姚劍軍亦曾這樣調侃。如今再復盤早前的社交失敗經歷,吳欣鴻坦陳,“自己很宅,不善交際,不知道用戶的真實訴求是什么,又何談做交友網站?”

去年十月,吳欣鴻的高中母校泉州一中迎來校慶日,他和飛魚科技總裁陳劍瑜同赴,陳劍瑜與他是同桌,至今清晰地記得他“畫畫畫得好”。那時,吳欣鴻奔赴清華美院參加考試,現場作畫時,站在背后的老師驚嘆“怎么畫得這么好”,這場考試中,吳欣鴻得了第一名。

“從事自己喜歡并擅長的領域,熱愛你所擅長和感興趣的,并勇敢去努力,相信每個人都能在各自領域里作出驕傲的成績。”吳欣鴻如是告誡學弟學妹。

他玩跑車,也愛攝影,因為喜歡“美”這件事,初中畢業后遠赴中國美院學習油畫,同樣因為喜歡“美”這件事,他十五歲的時候便擁有了自己第一臺膠片相機,拍車,也拍姑娘。早前,在第一財經的視頻節目采訪中,他笑言“一鍵美圖”的想法是從自己P圖技術不佳開始的。女孩們的審美和科班出身的自己并不同,總是想“眼睛P大一點,腿P瘦一點”,幾百張照片修下來,都不如“一鍵美顏”省事。

4

創業不易,守業更難。2018年,美圖公司進入第二個十年,面臨股價暴跌,商業化變現壓力。美圖是一款好工具,但很難用好工具贏個好收成。上月,吳欣鴻提出“二次創業”論,期望打下“社交”和“短視頻”的江山。

美圖公司發給員工的內部信中,思路包括:

1、美圖秀秀啟動社交化轉型,對標instagram。作為美圖公司用戶量最大的產品,在圖片類市場位居第一,美圖認為,在中國于微信和微博之外,仍存在市場公司,圖片社交領域尚未出現頭部產品,美圖秀秀擁有高質量用戶群。

2、美拍進入價值競爭階段,主打一分鐘內的“短視頻教程”,拓寬泛知識內容,提升品類價值。

3、公司的管理框架作出調整,升級為產品型組織,讓每個產品更加獨立。

美圖秀秀_meitu_1.jpg

美圖秀秀新舊版對比:相機與圖片編輯入口弱化

值得注意的是,其中,上市之際美圖重點提及的“她”經濟,電商計劃未單獨列出,而是在主要產品線中扶持。以美拍為例,分別在產品的營銷和獨立運營方面支持達人店鋪變現。這顯然與初上市之際募股書中所提及的變現模式不同。

遞交招股書時,美圖披露的數據詮釋了緣何為“流血”上市,財務數據表明,2013年、2014年及2015年公司總收入分別為8587.7萬元、4.88億元以及7.42億元,分別虧損2581.3萬元、17.72億元以及22.17億元。巨額虧損之后,美圖公司95%以上收入來自硬件則又被批評模式單一,與自身的“移動互聯網”定位不符。美圖計劃,將通過智能手機、在線廣告、電子商務及互聯網增值服務謀求商業化變現,并預期2017年底將實現盈虧平衡。

蔡文勝一度立志:美圖公司市值將破3000億。但如今在百億上空盤旋的數字,令一切都變得縹緲起來。上市后的兩年中,美圖一直尋求各方面轉型突破,但一直未向好。收入主要來源互聯網業務和智能硬件兩大業務中,后者作為營收主要來源,2018半年報中數據表明,亦出現高達23.4%的降幅,從去年同期的19.33億降至14.8億。

5

早前,吳欣鴻將自己定義為“藝術生”,他在個人喜好和創業之間徘徊了很久,最后覺得“藝術是非常個人化的自我表達,而現在要做一個大眾化產品讓更多人喜歡”。這個偏科的CEO說:我是一個CEO,但我不想成為CEO,那太無趣了。我肯定是一個感性的人,最討厭規劃,也從來不談什么閉環,生態鏈。

他坦陳:“我的短板非常明顯,我有強烈的喜好,不感興趣的事情就不想做。”但對于一家上市公司來說,企業發展過程中的殺伐決斷,并不能據喜好而行。這一點上,蔡文勝要算作吳的指路人。

在域名投資上掘到第一桶金后,吳欣鴻開啟了兩次創業歷程,一是企業服務,二則是與姚劍軍共同創業的交友網站,兩度受挫后,吳欣鴻于2005年加入蔡文勝團隊做產品,最初參與“YOK超級搜索”軟件的研發與推廣,之后繼續孵化各類“流量導流量”的產品,“沒什么成就感”。2007年,吳欣鴻注意到社交平臺上90后的用語習慣,發現“火星文”的潛力,隨后研發出“火星文轉換器”,產品用戶規模在該年年底突破4000萬。擁有龐大的用戶量后,便又在蔡文勝的“指路”下轉型圖片工具,創辦美圖。

在吳欣鴻看來,自己也更像一個產品經理的角色,“我喜歡這個角色,它讓人有成就感”。同時,“我還想把更多精力放在我非常喜歡的地方,這樣才有動力不斷做出特別牛的事”。

吳欣鴻的這種經營理念,屬本性使然,蔡較于吳,在商業戰略上勝上一籌,也更理性。但蔡文勝賺錢,“求快”、“求險”,亦被評“無商業模式可言”,是這個“天生的商人”的弱點。

蔡文勝_meitu_3.jpg

蔡文勝曾公開說明自己的商業觀。“傳統生意教給我兩件事:第一,有用戶就有價值,看店面好不好就是看人流,有人流就說明人家喜歡到這來,就可以賣很多東西。第二,商業的敏感度和決策速度。我做決定非常快,有些重要的投資半小時敲定,錢就打過去了。”觀點應用到現今的互聯網科技企業運營中,亦是“有用戶就有價值,用戶量達到千萬說明已經初步成功,再考慮讓他賺錢。”而“只要有足夠的用戶,就一定能找到商業模式”。

今年,蔡文勝焦慮極了。6月初的美圖股東大會,美圖股價三個月跌去一半,在場媒體形容他“似乎已經預感到了股價的低迷”。自2017年12月始,蔡文勝三度增持美圖股票,共計購買1860萬股股份,占已發行股本的約0.44%,試圖通過此舉表明對美圖的信心,并稱“不排除進一步增持本公司股份”,但最終并未起到任何作用。與此同時,蔡文勝轉身區塊鏈的消息則甚囂塵上。“三點鐘無眠”事件中,這位知名的天使投資人與區塊鏈有了愈發親密的關系。

今年開春,“美蜜幣”OKex公開發行的事件惹得沸沸揚揚,但遭到蔡文勝矢口否認有關聯。不過并未耽誤美圖公司在谷底的股價輕微反彈。這之前,美圖業已發布白皮書,稱美圖區塊鏈的愿景是通過為用戶創建一個去中心化、安全加密的身份通行證,美圖智能通行證,降低區塊鏈上使用AI技術的難度,推動行業健康發展。

6

吳欣鴻本名“吳澤源”。很少有一家互聯網科技公司如美圖一般,在海量的搜索信息中與運勢測試搭上密切的關系。去年,傳言一位美圖員工因無法忍受公司給每一個產品、甚至功能模塊算命打分憤而離職。“美圖CEO吳欣鴻本名吳澤源,但在某個打分網上上測了一下名字只有75分,所以改成了吳欣鴻,達到96分。自他改名后,美圖業務蒸蒸日上。”這則風靡朋友圈的小八卦繪聲繪色,招來不少人轉發調侃。

“欣鴻”兩個字是否經受住了運勢測試的考驗未可知,來源卻是吳欣鴻的母親。

2008年,吳欣鴻手中A股股票跌去大半,“國慶節上班后第一天,也是公司發布美圖大師第一版的當天,我把所有股票虧本清倉,專心來做美圖”。重新出發的吳欣鴻選擇改名,一改產品,將美圖大師改為美圖秀秀,二改本名,“在母親的建議下,把自己的名字從’吳澤源’改成了’吳欣鴻’”。

10年后,美圖再臨困斗局勢,進入第二個十年,吳欣鴻“二次創業”,選擇全面轉型。“命運對勇士低語:你無法抵御風暴。勇士低聲回應:我就是風暴。”內部信中,吳欣鴻寫道:“這句《碟中諜6》里的臺詞,與大家共勉。”

社交與短視頻風口之下,周遭寡頭林立,小玩家躍躍欲試,年中一場敲鐘狂潮背后,流量紅利消逝,再難推陳出新,大都“流血”上市。互聯網已經進入精耕細作年代,個個用戶要掰成N個花,流量千金難買,分分鐘靠壕奪。吳欣鴻說,美圖要做“生態”,這熟悉的字眼。

2016年,美圖上市前夕,有記者問吳欣鴻,美圖所在的行業,五年前最重要的是什么,如今又是什么?吳欣鴻說,五年前剛好是移動互聯網爆發的時候,滿地都是機會,所以懂得大方向就會很容易成功,現在無論是智能手機還是社交網絡,都已經到了一定發展階段了,所以要有深挖的能力、精細化運營的能力,“考驗如何跳出來”。

近“而立之年”時有名可改,今朝近“四十不惑”,互聯網的世界也早已變了一副模樣,為“美”而生的吳欣鴻是否能夠再次“跳出”?

責任編輯:佩佩   /   作者:王明雅

申請創業報道,分享創業好點子。點擊此處,共同探討創業新機遇!

相關文章

榜單

熱門排行

編輯推薦

掃一掃關注最新創業資訊
林书豪在nba什么水平